相关文章

扬州民居木构架细节-房产新闻-扬州搜狐焦点网

来源网址:

    扬州民居木构架常见的有抬梁式和立帖式两种。由于房屋体量、横向面阔、纵向进深和使用性质、功能所需而在细节上具有共性、亦有个性。

  1.从架步上看,常见的有三架梁、五架梁、七架梁。其中三架梁还细分小三架、大三架,五架梁中还细分小五架、大五架,而七架梁中不但细分小七架、大七架,还有朗七架之分,即比常规七架梁还要大些,相当于九架梁。至于扬州民居为什么不用九架梁,这是以前受等级规制所限。在园林中厅堂、轩、廊建筑中有六架梁、四架梁式。

  2.从规整大中型民居组合格局木构架来看,有前三后五、前五后七、左右为三,再后为七七连进的规矩式格局。即前一进三架梁,后一进五架梁,前一进五架梁,后一进七架梁,左右厢房或廊为三架梁,再后数进多为七架梁式。例如汪氏小苑中路主房即为典例之一。而左右置披廊一边落水的厢房或廊的三架梁构架形成的披屋面,扬州匠人俗称“道士冠”,因其形态像道教中道士头所戴的帽子形状。还有在其正厅后相连一五架倒座厅式,其格局称之“勾连搭”。例个园前中路厅堂其后相接倒座,汪氏小苑东路厅堂后接倒座,引市街祇陀林(原徐宝山住宅)厅后连接的倒座。其功能作用是为前厅堂备事之用,也是承前启后所需。

  3.从民居主房厅堂或堂屋面阔尺寸来看,讲究的人家在建筑尺寸尾数亦图“顺序”吉利。例汪氏小苑中路厅堂正间、安乐巷朱自清故居正堂面阔按现代尺寸计量是3.40米,折成过去的营造尺为10.60尺,即一丈零六寸。还有风箱巷蔚圃厅堂正间,甘泉路匏庐厅堂正间、东圈门丁荩臣住宅厅堂正间,面阔按现代尺寸计量是3.70米,折成过去营造尺为11.60尺,即一丈一尺六寸。还例如石牌楼汉庐、大树巷小盘谷,广陵路邱氏住宅厅堂正间面阔按现代尺寸为4.00米,折成过去营造尺为12.50尺,即一丈二尺五寸(五即为半,含有“伴”的之意)。

  4.以大型民居厅堂构架形式看,讲究的厅堂用圆料,称之圆作,矩形料,称之扁作,方料,称之方作,从位置上看中扁,左圆右方中扁,最典例的要称个园前三路厅堂规矩构架即为左圆右方中扁的构架作法。还有东路厅堂取材楠木,称之楠木厅(今扬州老城区尚遗存有楠木厅20余座),圆料圆作又称之圆厅,又称男厅、事务厅。中路厅堂取材柏木,称之柏木厅,亦是扬州遗存明式最大的柏木厅。扁作(从前原本按规矩,扁作称之厅,圆作称之堂,后来人们习惯将两种混为一说,称之厅堂),是礼仪接待厅。西路厅堂取材杉木,称之杉木厅,方料方作(有些是圆料柱,但是外包用板镶包成方形)又称女厅。

  5.扬州民居厅堂构架挺健,肥梁硕柱,多不施油漆,显其木材本色。其

  梁又称之陀梁,宋时称之椽袱,扬州匠人习惯称之大柁、小柁。从梁的造型分有圆梁、扁梁(矩形竖向)、方梁、月梁(徽州有人称之冬瓜梁)。月梁两侧略呈鼓出形态又称之琴面,梁端头线刻成弯弧上翘,称之梁眉(浙江有人称之龙须纹)。端头剥刻成梁的约五分之一斜三角形,称之拨亥或剥腮,两者厚薄交接处成斜形部位称之斜项,三角形尖头称之腮嘴,宋时称之项背。

  梁与柱相交多用篐头榫,少有榔头榫。大小柁相接瓜柱,扬州匠人又称之矮柱、矮脑,上下柁之间用墩接的又称之柁墩,柁墩多雕饰吉祥纹样,宋时称之驼峰,侏儒柱。

  今人称之的桁条,清时“大式”称之桁,“小式”称之檩,宋时称之榑。清中期前扬州民居檩条下多加一道实垫,北方称之垫枋。清后期到民国用实垫者不多。枋与柱之间相交,有用通榫或半榫并加梢木锁之,使之更加牢固,不易脱榫(附照图)。

  考究的厅堂前施卷,更考究的厅堂前后皆施卷(例康山街盐商卢氏住宅厅堂前后皆施卷。)扬州称之的卷,北方称之卷棚,苏南称之轩。明崇祯年间造园名著《园冶》一书虽出自苏州吴江人计成所著,然成书于扬州,书中许多相关建筑名词述语多采用扬州匠人习惯用语,例如卷、束腰、大柁、小柁等。

  扬州园林中歇山、阁楼、亭翼角椽头,清时至民国及至今仿古建筑多将椽头锯成斜形排列,飞翼状如燕尾,故又称燕尾椽其翘飞比北方深远,比南方低缓。而在明代端头多用圆椽头排列作翼角,这在今遗存明代四望亭翼角椽可见证,这也说明扬州许多古建筑是与北方一脉相承,并非来自徽派建筑影响。